纵横无尽

你发现了一个——…

当片桐丽子踏进小巷里的时候,手电筒照过去、映入眼帘的就是片桐南与穿着校服的女生接吻的光景。

片桐南的外套被脱下丢在旁边,领带扯松,扣子也解开几颗。在手电筒因为缺乏电能导致暗沉许多的光效下,显得有些像三级片。再加上年久失修要亮不亮的路灯,这里真的能说是某种方面的情侣圣地。

这次的女生好像在哪里见过。
即使这样她没有什么大反应,习以为常地搁下背着的黑色吉他包放在地上,一边靠着墙打开手机、等着片桐南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注意到自己来了。屏幕透出的冷光从下往上打在她脸上,把死人一样的无表情遮了大半。

「田所同学真可爱~!味道也很好闻。比我之前遇见的几个都可爱。」
她听见片桐南用轻快的声音这么说。
大部分异性都喜欢的所谓乖巧嗓音里、夹着因为接吻带来的暗哑、和夺取新鲜空气的喘息。片桐南埋在那名棕发女生的颈窝,还夸赞了句喜欢草莓味的香波。

这的确是讨喜的做法,田所明显很开心。

「南君真是的,喜欢草莓?」
「更喜欢田所喔!我说,要在脖子上给你印几个草莓吗?」
「呀…南君~!」

片桐丽子在不远处面无表情地按手机,心道你对上一个也是用的这套说法。同时她也想起了叫田所的女生是自己的前辈,又感叹似地:片桐南终于对同级生下手了。

田所也靠着墙,整个地扑在了片桐南的怀里、食指卷弄着垂到胸前的头发。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但哪有这么真实、连秋季稍微变凉的风都清清楚楚感受到的梦?在面前的,是学校里出了名的「王子殿下」。对待女生温柔、有绩点、甚至是时尚风向标。拥有一派追随者的他,现在——
本次的公主殿下田所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她伸出手抱住了片桐南的腰。
啊啊…果然今天晨间的星座占卜没错!感谢草莓味香波!

或许是她太过于专注享受这次的美梦,又或许是片桐南的身高隔绝了她的视线。田所丝毫没有察觉那边的片桐丽子。后者明显开始有些不耐烦了,轻轻踢了踢地上的吉他包。
哐。
发出的是金属摩擦的声音。

「要是梦的话、神明大人能让我永远不要醒来就好了——」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南君?」
「因为田所是我喜欢的类型,也是我母亲喜欢的类型…她喜欢手好看的孩子!」

「田所完全符合了。」
「如果能早一点遇到你就好了…。」

片桐南的脸在昏暗的逆光下完全看不清表情。
他解开了田所的领结,将扣子一颗颗往下摁。田所在惊喜兴奋中更带着分羞怯,即便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也要装出纯情少女模样才对吧。
这位受着大群女孩子青睐的王子殿下现在属于她了。
她颤抖着、刻意引诱着、急促地呼吸着。
毕竟那位穿得下水晶鞋的灰姑娘是她。

——啊,是蓝色的。样子真没品…。
片桐丽子透过手臂动作的空隙瞄到了那衬衣下的模样。她更加烦躁了,今天她的内衣也是蓝色,但是胸围而言、还是比不过那位学姐就是。
片桐南还是在玩那套把戏,把所有家伙都耍得团团转。她这么想着,这时手机屏幕上蹦出了信息提示框,是母亲的LINE:「还没回来吗><」
附带了一个可爱的表情,是只哭泣的小猫。

「南哥,玩够了?」
她打断了连短裙拉链都自己解开的田所、继续下去的念头。拎着那常常背着的黑色吉他包快步走过去。田所这才发现不知何时来了个第三人,发出了声压抑的惊叫、整个贴在片桐南身上。
片桐丽子紧紧抓住了吉他包的带子。

「丽子——!」
片桐南笑得一如既往,半点惊讶都没有。仿佛打开始就知道她在那儿似的。片桐丽子把吉他包往地上重重丢了去,又蹲下打开拉链。

「母亲说再不回去就要饿死了来着。」
「唉…?那可不行嘛。」

片桐丽子这才正式打量着那位学姐,紧紧抓着片桐南的衣服、大半张脸给埋了进去,只露出双眼睛。里边充斥的是惊恐、怀疑…愤怒?
她不太能理解,也懒得管这些。即使坏了学姐的好事也不会道歉——因为没什么意义。她正想开口再催一番、这回是片桐南的手机震动了几下。
不用想都知道是母亲给自家哥哥发了同样的消息。

片桐南的笑容更可爱了,这回露出了两个酒窝。
片桐丽子讨厌这种笑容,虽然没在脸上表现出来——她更火大了。

他挣脱了田所的怀抱,在田所急促又不安的询问中,从地上拉链大敞的黑色吉他包里摸出把黑柴刀。动作一气呵成,仿佛经常干这事儿一样。

「南君?!」
「你是我母亲喜欢的类型,香香的又可爱,最重要的、是手很好看。」
「…南君?」

他没等眼前叫着的、往后挪动着的、想要逃之夭夭的女生反应过来,抡着柴刀朝着她正面开了过去。

「唉…~抱歉喔,我的衣服脏了,丽子…」
颇为委屈的语气。

呜哇,明明是刚刚还在暧昧的女生。
片桐丽子还是那副死人脸,至少地上的家伙还有个表情。把被片桐南脱下躺在墙边那孤零零的外套拎给他,随后收拾起正反面都血肉模糊的田所。
她把那双手砍了下来,塞进保鲜袋里,再装回黑色吉他包。

「母亲今晚的晚餐终于拿到了啊,手还挺漂亮的。南哥,以后不许玩了。」
「丽子——能不能把田所的头一起带回去啊?她的香波我很喜欢喔。」
「是是。但是不许放太久。无头无手什么的感觉会变成都市传说…」
「嗯!丽子好酷!」

又是那个软乎乎的笑容,根本不清楚是真是假,惹人生厌。
对谁都是那套说法,轻浮。

「…南哥,包你来背。」

真讨厌。

「遵命!」

真讨厌。

「回家了。」

真讨厌。

「嗯!」

南哥必须由她杀死才行。
她这么想着。

评论
热度(1)

© 纵横无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