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无尽

[pixivID=0284152].
玩不好MMD的人。
PX没有复健许久(
刀剑乱舞/海底囚人/SB69/弹丸论破/真剑少女/偶像夢幻祭/弹丸论破V3
自娱自乐写点东西

【最吉】はのした[1]

-我流刑警最原x法医王马

-OOC如山 私设如海 年龄操作有

-小学生文笔呕呕呕

-可以的话GO↓



最原终一,新上任的刑警,今日第一天上任报道。

老实说,他已经憧憬这个职业很久了。

罪魁祸首当然是同样为刑警的百田。

百田大了他两届,却毫无间隔地成为了他的好哥们。在百田的各种安利下,最原选择了警校,以优越的成绩毕业后,也选择了刑警。

最原非常兴奋。他终于可以穿上这身工作用警服。镜子中的青年打扮得一丝不苟,刻意把帽子压下,借助阴影遮住大半张脸,让可见的清秀面孔变得更加突出。

他正在将自己最后的一些行李搬到自己新租下的公寓内——那是一所离自己的部门最近的公寓大楼,而且下楼走几步就能看见旁边座落的商业街。

“没想到能够占到这个地段的楼…大概得大出血感谢百田くん了…。”

最原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裤袋中的钱夹子,仿佛已经看见它干瘪的样子。

他起身活动了一下有些酸痛的腰。习惯性地抬起左臂,露出袖下的腕表。再三确认报道时间后,最原踏出门外,仔细锁好门,整理了因为劳动有些凌乱的警服,转头望向了对面的那扇门。

姑且先去与邻居打个招呼吧…

对门的门牌上挂着的字样是「王马」。面对素未谋面的邻居,最原还是有些忐忑。他停滞了半晌。

虽然是工作日,要是对方还在睡觉怎么办?…或者说、是像上一任邻居一样的怕生女孩…。

他陷入绝境一般挣扎着,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按响了门铃。

…………完了,不上不行了。

过了一会儿仍旧是没有任何反应,最原正松了口气准备转身离开。没想到此时门却打开了。仅仅是一条缝,门链也没有摘掉。一双紫色的眼瞳打量着他。

哇啊…真是漂亮的颜色。

最原一惊,盯着别人看终究非常失礼。方才打好的腹稿愣是忘了个一干二净,退后一步来了个深鞠躬。

“对、对不起…!那个,我是最原,是新搬过来的对门…。您是…王马さん,吗?”

像是对最原放下了戒心,门链摘除的声音响起。最原抬头,看见一个颇为可爱的男孩探出头来冲他笑,发型有些翘,估计是刚刚起床的原因,穿着卡通睡衣,嘴角还残留着尚未清理的牙膏沫,看上去大概也就是国中生的样子。

——啊,看起来是不同于前几任邻居的呢…

学生吗…。

“最原ちゃん吗?我知道了。初次见面,我是王马,请多指教噢。”王马的视线停留在了最原的衣服上。“…啊、这个警徽——是才囚支部的吗…?”

ちゃん…?

被这位看起来只能小不能大的家伙这样称呼实在是怪异,但最原还是回答了他心目中“国中生邻居王马くん”的答案。

“是的,我是刑警…今天新上任的。…那个,王马くん,安全方面的问题还请交给我…!”

“是这样噢?”王马眯起眼睛,还是笑。

“那就拜托了——最原ちゃん。”

最原觉得话中有话。但兴许是错觉。

二人仅仅是寒暄了几句,最原就因为报道需要早些去的原因先行一步,留下一句失礼了与改日再聊,便挎着他的单肩包冲去电梯口。

“拜拜——啊,不用改日的嘛。”

他似乎是听见了这样一句话。

这位王马くん真是热情呢。说起来刚才看见屋内很乱,果然是自己一人生活的国中生吗,下次来帮帮他好了…。



电梯的铃声打断了最原的思路,他跨进去,按下了「1F」。

“报告——!我是最原终一…今天新上任的——”

“最原?啊,新来的小刑警吗?”前台坐着的年轻人翻看着笔记本,没等最原说完便打断了他的话,看得出是接应过许多人的样子。

“我是松木,高你一届,不过我的工作基本都是在各个组里协作啦…”他将工作拜托给另外一个中年男子后,带着最原朝里边走,一边熟练地做起了介绍。

跟着松木到达二楼后,映入眼帘的是一条长长而偌大的走廊。倒是不算寂静,偶尔会从各个房间内传出响动,或者匆匆走过什么人。

最原仔细观察着这里,想象以后自己也要成为这里的一份子。

“那边是勘查组、那边是审问组、那边是扫黄组,组长入间前辈非常可靠噢、大概。我记得——你是破案组的吧?”

年轻人带着最原走过拐角,指着上面标明了“破案组”的房间。“这里。拐角处第一间是破案组的公共办公室,每个组长他们的专用办公室在三楼。”

“是的…我知道了。非常感谢,前辈。”最原点点头,表明他已经记住了。

“既然你是隶属破案组的话…应该会经常和那几位法医打交道。啊,他们的办公室在走廊尽头噢。”显然有些话唠的年轻人挠了挠脸颊,又看了看手表,嘴里嘟囔着什么。

“不过,现在应该还在解剖中吧…毕竟几小时前又接到了案发通知…世间真是不太平啊~王马前辈他们真是辛苦了——”

“…王马前辈…?”

最原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称呼。

今天拜访的邻居也姓王马,并且知道才囚——莫非邻居小弟弟不是自己一个人居住?那个王马前辈会是他的父母之类的吗…

最原的思想又开始策马奔腾,然后在马蹄的踏足声、离真相越来越远。

…更残酷的是,他本人并不知情,还越来越肯定这个猜想。

“王马前辈是尖端法医组成的组织…DICE的Leader!虽然性格有点——但是王马前辈还是很厉害的!我、我、是他的大fans——!”松木双手握成拳,甚至不顾还在走廊上便开始激动起来。

最原好像看见了他的眼睛放光,不是错觉。

“哈……。”最原更加好奇这位王马前辈是何许人也。

二楼没有能够观看的地方了,他跟着松木走到了走廊尽头标注了解剖室的地方。

唯独这里一片寂静,门上挂着一个牌子,上面用黑色记号笔写了大大的「使用中」,字体圆溜溜的,还有些七拐八拐。

——就像是国小生的字一样……。

松木拉着最原叫他耐心等待,可能得等上个三十分钟也说不定。最原点了点头,做好心理准备的下一刻——

吱呀。

“最原…!你的运气超好啊?!”

侧拉式的门打开了一条缝,伸出一只白白净净的手将牌子翻到了背面,赫然上边是「自由時間」几个字,还在旁边画了个头发翘翘的,古灵精怪的小头像。

…——这个头像真是眼熟啊…?又是错觉吗…

松木以最原都惊讶的,高达MAX的机动迎了上去,一口一个王马前辈,完全已经把自己同样身为前辈的矜持抛去九霄云外。

最原踮起脚望,还是没看见那个被松木挡住的王马前辈。

“好了好了——松木ちゃん。把解剖成果拿给破案组,顺便问问DNA鉴定那边怎么样了。——我要累死啦、不好好休息就会死掉的——!”

ちゃん………?!!!!

这个声音、这个称呼、还有那个门牌上的头像、完全就是——

自己的国中生邻居啊?!

最原很凌乱,最原欲哭无泪。

他的猜想被彻底推翻,被可怖的真相。

松木屁颠屁颠跑开,丢了一句要和王马前辈好好自我介绍,就留下被震惊得捂住心口装作心绞痛的最原。

阻碍的身影没有了,在最原眼前的,是他的国中生邻居,穿着白大褂,领口别了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靠在门边,手上捧着一个装着豆腐的烧杯冲他笑。

就像早上那样。

他才知道所谓的「不用改日」是这回事。

……那个豆腐是在里边就吃起来了的吗?烧杯??解剖完了吃豆腐???

槽从何吐起…他再次装作心绞痛。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王马,王马小吉,才囚分部的法医。啊,其实是是高你好——几届的前辈了啦?”

最原愣着,又是把刚刚打了个开头的腹稿忘了一干二净。他看着嘴角泛了点油光的王马眯起眼睛,笑得像只狐狸,藏着耳朵和尾巴那种。

“最原ちゃん今天早上真是失礼啊!就不怕我给你小鞋穿喔?”

“那个,非常抱歉……我实在是…”

“にしし。骗你的啦,因为这个生气的人是笨蛋吧?”

“是……”

“所以所以、最原ちゃん今天就请我吃顿饭吧。”

“是的??”

“我说、最原ちゃん、今天就、请我吃顿饭吧——?不能逃的噢,出于对前辈和邻居的敬意。”

王马凑过去,把牙签上戳着的、温热的豆腐塞进最原嘴里。特地把前辈和邻居读得很重,头也不回,把门牌再次翻转过来后拉上了门。

最原嚼着蘸着葱花的豆腐,吧唧吧唧,咽了下去,意外的好吃。

他还是没跟上事态发展。

把前辈误认为是国中生、然后知道了对方是自己的前辈、然后被前辈敲诈了一顿饭。

“……果然、出门之前得对总部的苗木前辈和狛枝前辈许个愿才对……。”

他叹了口气,双手捂住脸,透过指隙望向天花板上的白炽灯,觉得工作的日子、从今以后、可能不会太好过了。

评论(10)
热度(48)

© 纵横无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