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无尽

[pixivID=0284152].
玩不好MMD。
刀剑乱舞/海底囚人/SB69/弹丸论破/真剑少女/偶像夢幻祭/艾爾之光

自娱自乐写点东西
人形割腿肉自走机
头像是自己画的。

-雷点AP左相关-

【最吉】城里中医与村里锁匠(1)

-二设,城里人中医最原终一x村口开锁师傅王马小吉
-不负责任放飞自我!!!OOC、OOC!
-文笔lv0
-纯娱乐、慎入(
_可以的话、GO——


最原终一是个读书人。

他是城那边来的,城里人。因为上有老,干脆就在父母住的五十三号村里,发挥自个儿在城里学的本领,当上了中医。

那地儿不发达,医生少。最原刚下来,从头村到新建的村,上上下下没一个不知道来了个中医。

五十三号村闹开了。

每天他家都是得预约着看病,从老人家关节痛到婴儿老夜哭,都治。

加上最原清秀又白白净净的,扎在这村黑不拉漆的一堆小伙子里,可好看。

所以,来预约的还有那些村里姑娘。就为了看看这城里中医,然后吃吃笑着、半晌羞得跑掉。

最原习惯了,最原觉得没问题。

最原觉得王马有问题。

设最原的心理阴影面积为x,试问,王马是谁。

就五十三号村村口的那帮锁匠的头头,王马小吉。跟最原差不多大,却矮得很,瘦瘦小小,肤色也白,一看就挑食还不运动。最原断定他常常跑去城里整头发,发型翘翘的,发尾的挑染真是不醒目都不行。

王马的开锁技术一流,从头村到新建的村,上上下下没他撬不开的锁、配不了的钥匙。

即使如此,王马还是保持着微妙的信用。虽然每次东西丢了都会怀疑到他头上,最后被抓去东条村书记那儿训话的,都没他的份。

以上是最原终一收集到的情报。从邻居大妈问到邻村姑娘,一条一条换回来的、有待考据的情报。

当然,最原牺牲自我换来的情报,真实性肯定是有保障。

回村那天,最原见着过这王马一次。王马穿着一身像是睡衣——又好像不是的、边角破烂的衣服,在给顾客配钥匙。

最原也不知上了什么魔,觉得稀罕。直勾勾盯着人家瞅。

直到王马用他系着的黑白领巾擦汗,一抬头,见着一个生面孔。也不知盘算了什么,朝着这陌生人にしし地咧嘴笑了。

他打量着最原,那种目光就像是看着剥了皮的土豆一样。

看得最原一身鸡皮疙瘩。

最原很不安。旁边姑娘告诉他,那是村里最好的锁匠师傅。他第一时间心中警铃大作,觉得跟这个家伙扯上关系绝对没啥好事。

从那天起,虽然最原每天都能在村里看见王马的身影,但甭管他在开锁还是配钥匙——甚至是开别人家的门,都没上去搭理过他。

村里的,能在游戏里叫“NPC”的人物,从东条村书记到夜长师傅,最原都去打了个招呼。唯独王马小吉,最原唯恐避之不及。这是他的直觉告诉他的,跟这王马混在一起,烦人的闲事儿绝对贼多,哪天可能撬锁都撬到自己家来。

王马也没看见他藏藏掖掖似的,见了面最多打个招呼转身就走。

最原松了一口气,最原觉得没问题。



直到某一天睡得好好的,觉得身上老沉。

一睁眼,看见坐在身上的王马冲着自己笑。

是王马,那个王马。

顿时把他的呆毛都吓得弹了起来揉揉眼睛,再掐把脸。唉、疼、没在做梦。看看周围,自家没错。也不是鬼压床,哪有鬼长成这样。

“啊,醒了醒了。早上好,最原ちゃん!”

对面风轻云淡地道早安。

“王马くん?!”

最原觉得王马绝对有问题。

王马不是什么游戏里的NPC,是游戏里的BOOS才对。——谁能告诉他这大清早的,自己家里,自己床上,还是自己身上、突然多了个自己绝对不想掺和的对象是怎么回事。

这撬锁还真撬到他家来了。

更早,最原有好奇地问过他隔壁的百田,那个王马到底是个什么人。百田摸着下巴想了半天,支支吾吾、还带比划的动作,只是以平常无比的语气说了几件事。

“他啊——一言难尽吧…。总而言之是个小混蛋。上次他往我水杯里挤芥末给我逮着了——啊对了、还敢往村支书的办公室放虫子…”

“…?????”

最原终一,男,十六岁,未婚。现在觉得胃有点疼。

评论(2)
热度(42)

© 纵横无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