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无尽

[pixivID=0284152].
玩不好MMD。
刀剑乱舞/海底囚人/SB69/弹丸论破/真剑少女/偶像夢幻祭/艾爾之光

自娱自乐写点东西
人形割腿肉自走机
头像是自己画的。

-雷点AP左相关-

【最吉】宝物

-二次设定,人类x堕天使
-人类最原终一/堕天使王马小吉
-OOC如山、私设如海。不负责任放飞自我
-条理不清晰
-文笔技能点是0
-可以接受的话、GO——!



「我当初堕落了九个晨昏哦。」


王马小吉是这么说的。


那是一种近乎玩笑的语气,平常得好似询问“今天喝了几杯水”一样。


又有一种令人不由自主去相信的魔力…最原终一认为,大概这就是只属于王马能做得到的事情,那份魔力能把一切都诱惑住,包括最原在内。


注意到有着乌黑羽毛的堕天使,是很久之前,要追溯到最原懂事时候,随两亲去教堂参加礼拜。

教堂在那个小镇上大概算是最高的建筑物了。它有着与其他地方都不同的精致风格、还有氛围。至少出出入入的人们不会大声喧哗就对了。

小小的最原有些怕生,他戴上了一顶大帽子、将帽檐压得低低的,一双琥珀色的好看眼睛被藏匿在阴影下。挂着亲切笑容的神父偶然朝这边看来,最原就下意识往身边父母的后边躲。半晌,他一边抓着父母的衣角,一边悄悄探出头打量着周围事物。

他在追寻什么呢?

来参加礼拜的同龄孩子不算少数,只要稍微走动,就能碰见好几个挂着笑容、他们或是打闹或是交谈。最原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直到他的母亲推了推他的背脊。

“去呀,终一。多认识几个伙伴不好吗?”

她在呼唤最原往那边靠近。怕生的少年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他实在是不擅长搭讪这些事情。他将帽檐压得更低,刻意不去看那些同龄孩童的方向。眼珠转了一圈,最后仰着头,视线停在了天空。

是蓝色的。今天是万里无云的。

但是这种颜色似乎不是他所追寻的——

最原开始将视线朝下放。一抹黑色就那样蓦然地跳入眼帘,与背景成为了鲜明对比。

那是一对…翅膀。

那家伙的打扮是一副无拘无束的样子,至少穿着显得随意至极,极其吸引最原的眼球——最突出的特点是漆黑、巨大的翅膀,要不是因为这双与体格不符的翅膀,最原也不会如此惊讶。不突兀的协调美,大概不过如此。

从翅骨的轮廓到丰满的羽毛,最原贪婪地看着,尽收眼底。

他就坐在教堂旁的一截矮树桩上,翘着二郎腿。以懒散的姿势凝望着教堂的方向——全神贯注,根本没有注意到远处的孩子。

但是最原心底有着按耐不住。孩童的好奇心总是厚重的。他踏着他的小皮鞋,踩上露出了泥土的青草地,朝那边接近。泥土有些潮湿,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他并不畏惧什么书本上的事情发生在现实,他追求的,大概就是——

「你好…堕天使先生…?」

最原在书上看见过,有着翅膀的人都是特殊的。用最常见的比方来说,例如是天使、或者恶魔。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知晓、恶魔的翅膀绝对不会是如此好看。所以、他放下了第一层的戒备。

走近聚焦的漩涡点,挺起胸膛,他不敢确信地发问。一张清秀的少年脸庞映入眼帘,首当其冲的,是对方人畜无害的笑颜。

「…莫非你可以看见我吗?诶——居然没有跑掉!好,王马小吉要给你褒奖!」

自称王马小吉的少年笑嘻嘻地说着,仿佛一个任性的孩童。自然而然打起了招呼,又自然而然地自说自话了下去。究竟是什么?他最吸引人——

他的眼瞳刹那间睁大了。

所谓的褒奖,便是被那个堕天使捧住了脸,抬高起来。随之感受到的,是额头上柔软的感触。从他的角度能看见对方舔了舔唇角一副享受的样子、与心底下一刻就要呼之而出的——

他追寻的颜色到底是什么呢?

最原对上对方紫色瞳孔的时候,这个问题迎刃而解。

那是一双何等美丽的眼瞳,如同藏有星空一般。明明倒映着最原的惊讶神情,却好似有深渊的使者将他往里面拽去。

——是紫色,就像是紫水晶一样的紫色。

最原的世界从那时候起,就被这样的紫色填满。

「——我找到了…!」

最原的脸上是头一次显出如此的神色。他抓紧王马的手腕,朝着自己的方面拉扯,将少年抱了个满怀。王马不禁愣了片刻。

他看见这个有趣的孩子眼里盛满的、全是满足和快乐、符合这个孩子的年龄段,应有的神色。


最原终一找到了宝物,在今日。


————

「我当初堕落了九个晨昏哦。」

「——我说、最原ちゃん!你有在听吗?」

有着美丽而漆黑羽翼的堕天使凑了过来,伸出手在最原眼前晃了晃。翅骨带着整个翼面往下敛着,与身躯大小反差极大,却毫无违和感。

王马微微鼓着脸,因为对方的毫无回应而感到不快。他的眼瞳如若上品的紫水晶。此时里边盛满的,最原能够读懂。最原是略带自豪的,那样的情绪与神色只有他能看见、他独占了这份特权。

他伸出手将王马搂在了怀里,能感受得到后者的发丝蹭上脖间的痒意。最原认为这样的王马像只猫,藏起了锋利的爪子、以乖巧的样子面对最亲爱的对象。

是他的宝物。

「对不起、那个…刚才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啊、王马くん说的我有在听喔。」

「感觉怎么样——!很厉害吧?毕竟我可是——以前的事情?什么什么?」

王马打住了话语、又顺着对方的话茬爬了过去。露出一副大概能够称为“国小生扯女孩子辫子前”的表情。他是大感兴趣的,扯着最原的衣服、是最原不说的话就不罢休的样子。

「就是、我们初次见到的时候啦。王马くん,衣服会皱的,还请住手…」

最原的双手空闲了出来。他捧上堕天使的脸颊,朝着自己拉近。

王马得到的,是一个额头上的吻。即使蜻蜓点水,也注入了所有份的情感。他片刻地失神了,又快速地反应了过来,保持了先前的神色。带着调笑意味的话语如此蹦出。

「最原ちゃん可真是狡猾啊?不过、我可是不会被吓到的!果然最原ちゃん超喜欢我的啦?该怎么办好呢——?」

「王马くん也是非常喜欢我吧?」

「怎么可——」

「这不是谎言喔。我知道的。」

王马是实在没有想到。他终于收起了那幅态度,开始再次打量着眼前的人。——王马是不会再长高的了,与十年前毫无变化,竟是差了现在的最原许多。当初害羞的孩子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这个在自己面前浅笑的青年。

是他的恋人。

「我会一直陪着王马くん的…作为代价、让我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九个晨昏也好、堕天使也好…是王马くん的话,就没有问题。虽然不知道有多痛苦、但是以后都会有我在。那个、虽然不能承担,至少可以分去大半…」

——啊啊。这是犯规行为唷?

王马抓紧了对方的手腕,朝着自己的方向扯去。随后将对方抱了个满怀。他如愿以偿地看见了最原微微睁大的眼睛。

「那么,要做好心理准备喔?王马小吉的爱,这份超——沉重的爱。是属于最原终一的。」

他笑了起来。

————

那是久违的温度。

王马只是做了个坏心的恶作剧——他给予了那个过来搭讪的孩子一个在额头上的吻。

那天是礼拜日。

闲来无事,他在教堂不远处的矮树桩上望着建筑物顶端的十字架,泛着平日他自己都会丢弃脑后的怀念。

他被搭讪了,被看起来有点儿怯生生的孩子——虽然搭讪在一个孩子身上来说有种莫名的违和感。

比起难得的氛围被打破,更多的惊讶是对方能够看见自己。

这是什么意外的惊喜吗?

王马做出了一个恶作剧。他捧起孩子的脸,在其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吧唧。

随后他看见了那个孩子的双瞳、因为自己的动作,刻意藏在帽子阴影下的部分一览无遗。由于惊讶睁大的了眼珠,像两颗雪地里引人注目的琥珀。此时里边充满的,都是满足与快乐。

王马的手腕被扣住了。

「——我找到了…!」

他听见了这样的声音。

那是久违的温度。他被小小的孩子扯进了那个小小的怀抱。透过衣衫传来的,能够确切感受到的,是温暖、是没有任何杂质的成分的温暖。那份已经久违的——

传达到在充斥着真实、谎言、与其他什么难以道出的,王马的世界中的,确切的温暖。


王马小吉找到了宝物,在今日。

评论(2)
热度(71)

© 纵横无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