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无尽

[pixivID=0284152].
玩不好MMD的人。
PX没有复健许久(
刀剑乱舞/海底囚人/SB69/弹丸论破/真剑少女/偶像夢幻祭/弹丸论破V3
自娱自乐写点东西

[狮子五虎]日课。(主仆paro,私设有)-小段子?

大概是狮子五虎的小段子,主仆Pa。私设严重,OOC有。感谢@庖丁藤四郎 的脑洞授权。
这里的狮子可能比较恶劣(…)
狮子主,是个有点任性的少爷。五虎退是实习执事。
文笔十分糟糕。
是个1000+的小短篇。
OK的话,↓

  “狮·子·王·少·爷——”

     嘶——糟、糟糕——
 
       正靠在柔软沙发上揉捏着波斯猫肉爪子的金发青年暗叫不好,赶紧把怀中的动物放走并快速抄出身下压着的皱得不行的书本佯装观看。脚步声渐近,书房门被打开那一刻,映入五虎退眼中的,就是自家的大少爷端坐在沙发上,捧着大清早时对自己说过励志要今日之内熟读的史书。

         五虎退叹了口气,一切都伪装得不错倒是真,掺杂了美中不足也是真。最能露馅的应该全亏功于狮子王手上的书。完全是——

  拿反的。

  这个时候,最好的伪装都会像纸窗透水一样,糊成一团,再被人轻而易举地戳穿。狮子王仍是毫未发觉一般,视线直直盯着书页,当做自己正在“努力地汲取知识”。

        若是目光能当利刃用,狮子王现在定能把手上那本皱书盯出两个透光的洞,直接对上五虎退的透着一股子想要指责却无从下手的,更是锐利的眼神。都戳穿了么,再装模作样也是白费力气。五虎退把地板跺得蹬蹬响,三步并两步地走过去把狮子王手中那本惨遭蹂躏的书本抽出,卷成圆筒状,往自家不争气的少爷头上轻轻一敲,然后鼓着腮帮子看着后者捂着头,装疼。

  “都说了多少次了……如果少爷不认真学习,先不说零花钱会被扣克,您的爷爷也不会开心的……”

  狮子王还在装脑袋疼,听见这话就想着这孩子长大了,会戳人软肋了。

  五虎退还是鼓着腮帮子,圆鼓鼓的脸上还泛红,看起来真是被这个狮子王的日常偷懒习惯气得不轻。最后还扯上了一句,把狮子王快要出口的反驳堵了回去:“隔壁来家的明石少爷不一样!虽然说都大同小异,但…但是明石少爷的学习还是强过您的!已经独当一面了,还护着其他两个小少爷……等、少爷,有在听吗……??”

  将自家的小实习执事在耳边的唠叨置之脑后,狮子王重重叹了口气。之前的执事被辞退,主要就是因为一个原因,主观地狮子王不喜欢。但是现在这个实习的小执事,虽是很讨喜,但这个认真劲,自己注定是没能好好休息的日子了。不过也不坏,他不讨厌。躲得过初一自然十五都能躲,若是真躲不了,那就得下硬办法。总有一种方法能行,这就是狮子王的脑中计划。

  “所以说,少爷必须好好读……等,少爷,您要去哪里?”滔滔不绝的五虎退瞧见沙发上躺着的家伙艰难地站了起来还伸了个懒腰松松腰骨,赶紧在他身前张开双臂,还从怀里摸出一张折叠得四四方方的纸,抖开。

       “逃避学习是…是不行的!”

  声音还带着教训人时没有的一股子怯生生。

  狮子王把坐皱的衣服拉直,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说话。那张纸便是五虎退给他列的日课单子,虽然容易完成,但狮子王嫌繁琐,能逃就逃。

       平白无故地,横生一种完成另外一项在五虎退列给自己的清单上,没有的日课。

       日课日课,便是每日必完成课程。狮子王便是抄起书桌上的、爷爷送给自己那块最喜欢的鎏金怀表揣进内袋,然后系好开了的鞋带,大步跨出门栏,忽地停下来,让后边低着头的五虎退直直撞上他的背脊。

       五虎退的脸更鼓了。

     “您要出去的话…就还是先把任务完成比较好一些!虽然很突然,但是我也会尽量快地准备好马车…在这期间,读几段诗歌,都是可以的。不然的话…”五虎退的态度十分坚定,脸上的红扑扑的色彩也是渐浓。

        狮子王没看他。打着心底的计划,越过小实习执事,朝着自己房间跑。五虎退急了,登着他的小皮靴紧紧跟在后边,手里边还是扯着那张日课单子。白底黑字赏心悦目,就是已经完成的任务的那行上,白花花的,一个勾都没有,就像蓝天衬白云一样白。

       “其实嘛。不让我出去,也可以。”狮子王终于发话了。也不管五虎退什么反应,扭开房间的门。“但是,退。你得做一件事情噢。”

        他打开了左手边的衣柜,在五虎退惊悚的目光注视下,拿出一件自家女仆穿的制服。

       “喏,穿上这个,我就不出去了。”

       蓬蓬的裙子,还带蕾丝的。也不知狮子王是怎么弄来,是潜入了女仆宿舍偷偷拿的、还是怎么样。五虎退都不想去深入地想。

      总之五虎退现在的心情,堪比战争爆发,并且自己手无寸铁那样的。差点儿脚一软就背对着自家少爷往回跑,直径跑进大厅大喊一声“狮子王少爷今天有点奇怪”。

     他是可以这么做,但这样做可能狮子王会生气,还会拒绝完成日课。 这样一来不保的不仅是狮子王的零花钱,还有五虎退的工资甚至是职位。在实习的时候就得罪侍主,这个事儿够他回去被当做饭后笑谈。

     狮子王怎么不知道五虎退那点儿小心思,结合五虎退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他还是那样,手里拎着那件衣服,挂着那副笑容站在原地等待答复。

    “我...我穿。”

      感觉自己是被狠狠欺负了一把的五虎退,伸出手就去够那套衣服。自己虽然是执事,但也毕竟是少爷之下。不得不从的事儿多着呢。他认命了,也任命了。

      但是指尖并没有够到预料中的布料,头上倒是被大力揉了一把。

      “还真的相信了吗…噗、噗嗤…是逗你玩噢,退。”

       

日课其五十五:每日的逗一逗五虎退(1/1)

评论(5)
热度(49)

© 纵横无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