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无尽

[pixivID=0284152].
玩不好MMD的人。
PX没有复健许久(
刀剑乱舞/海底囚人/SB69/弹丸论破/真剑少女/偶像夢幻祭/弹丸论破V3
自娱自乐写点东西

[狮子五虎]猫科动物和笨蛋都喜欢高处。-小段子?

大概是一个狮子五虎的小段子。私心的学paro。给 @昼明. 的谢礼!quqq

paro有,私设有。OOC也有,很严重。

  猫科动物和笨蛋都喜欢高处,这是五虎退不知道从哪个家伙嘴里随意听见的。他当时就看了看自己怀中的小老虎,并未过多上心。

  现在他确确实实感受到了这个所谓的“猫科动物和笨蛋都喜欢高处”。

  “那个——狮子王学长——”五虎退略显吃力地仰着头这么对天台的屋顶上的那个家伙喊着,后者正悠闲地在自己坐下的地方打开今天的便当。

       被称作狮子王的高年部学长搁下了手头的动作,朝着自己的名字声源瞥了一眼。

       就像是扫视战况一样的。确认来人并不是什么所谓的要跟自己抢地盘的“敌人”后对着五虎退咧开了个大大的笑容,就这么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沾上的灰尘,也不管就那样放在那里的便当更不管地面高度就直径地跳了下来——应该是没有什么不速之客敢抢他的食物的。

 “啊,退!找我有什么事情吗?从低年部跑到高年部来……还是在午休时间。这么个速度——有你的嘛?”在五虎退还未反应过来时,他稳稳落地,顺便还伸出食指,用指骨节敲了敲了五虎退怀里那个有包黑白相间餐布的长方形物体。

        狮子王眯着眼回味了五虎退的兄弟每天都有给他做的便当的味道舔了舔嘴唇,那个真是比在小卖部处买的学生便当好多了。“你跑来高年部难道就是为了找我一起吃便当吗?虽然我是不介意哦?还真的是有点不妥当啊,这个做法——话说你这都是第几次了?”

  听起来应该也不算是责备的语气,五虎退松了口气。

      
       因为跑楼梯而导致小腿酸痛的余感也是刚好过去了。目前尚在夏日,不管是蝉鸣还是运动时流出的汗水都会让人有厌烦感。更别说五虎退已经湿掉的汗衫,他觉得现在几乎就是身处于地狱。要是有人来一盆冰水直往他身上浇,也不担心感冒,他绝对开开心心接受。

       “是…是!”五虎退抹了把顺着脸廓流下的汗珠,尽可能用着自己最大、最清澈的声音应承。

  “因为和狮子王学长一起聊天、还是很开心的……但是如果觉得不方便的话也没有问题……”五虎退的声音越到后面越是弱了下去,他的视线因为紧张从对方的眼睛游移到了对方的发圈上,还在心底叹了句,今天学长的白色发圈很漂亮。

  狮子王倒是认为是平凡小事。比起这个他担心前面的初一小男生又要与往常一般紧张得差点儿就哭出来,眼泪簌簌下落,便是赶紧晃了晃手。

     “你愿意的话什么时候来就没问题。话说退啊——你已经是初中生了?像小学一样哭完六年可不行。男子汉嘛。”

       他给面前的小男生塞了条手帕,喏,随身带着这个玩意也是偶尔有可用之处的。狮子王再是随口问了一句“为什么喜欢来找我?明明去找药研或者其他人更加方便才对。”

  随口问出的话语却让五虎退差点儿脚下一软心头一沉。也有句话,五虎退不知道是从哪里听来的,那句话叫正中靶心。

  五虎退觉得空气似乎是更燥热了些。

  好几年无法说出口的那句话,五虎退也笑过自己胆怯。就好比上次情人节,他在放学时候悄悄地往狮子王的抽屉里放了一盒手工本命巧克力。第二天无意中扫视到把巧克力当加餐一样拿着啃的狮子王,正好在啃的就是他的那一盒。那时候据一旁的秋田说,他的笑容都要咧到耳根子。

  他嚅嗫许久,直到狮子王投来疑惑的目光,还被问了句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这时么,应该就是大脑当机。五虎退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重重咽下一口口水,虽还不敢直视对方眼眸,但也尽量用着初步踏入变声期男生的略带沙哑声线:“我只说一次。……其实……喜欢狮子王学长很久了——”

  “——啊——!”

  狮子王的大叫突如其来,也把五虎退的话语掩盖住了,并且他当时就懵在了原地:“怎、怎么了吗?”

  五虎退只希望对方能给自己这样草率的表白一个合适的回答。

  但狮子王说的不是这个。他的目光越过五虎退,直达他身后,天台的屋顶,狮子王把便当搁下的地方。那里有几只不知从何而来的麻雀在啄食他的便当,并欢腾地扇着翅膀。

       虽然是很可爱么,但在狮子王面前简直就是穷凶恶极,无法饶恕。随后狮子王便是用了超越上一年运动会短跑的速度跑过去,抓住障碍,借力边喊着什么“じっちゃんの名にかけて”直接跳了上去,赶走正在偷吃他午餐的鸟雀。

  随后他转过头,对着下边他认为可能已经吓傻的了五虎退挠了挠后脑勺:“抱歉抱歉、退,刚刚你说什么来着?虽然听见了只能说一次,但能再说一遍吗?”

  猫科动物和笨蛋都喜欢高处。狮子王的名字里就有个狮,还是狮中之王。而狮子王刚刚的那句问出来的话,在五虎退看来,就是个笨蛋。

  “呜。”

  他不顾刚刚狮子王给他说过的那番话语便直接鼻尖一酸,眼眶一红,泪水就啪嗒啪嗒直往地上掉。徒留不知所措的狮子王在原地。

  “狮子王学长——是笨蛋!”

  “???我做错什么了吗?!”

end。

评论(13)
热度(58)

© 纵横无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