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无尽

[pixivID=0284152].
我真的不是画画的,
玩不好MMD。
刀剑乱舞/海底囚人/SB69/弹丸论破/真剑少女/偶像夢幻祭/艾爾之光/コンパス

自娱自乐写点东西
人形割腿肉自走机
头像是自己画的。

-雷点AP左相关-

【GebrielxEliya】Tres Doux

l 我是炒冷饭……这是我几个月前写的
ll 他们真好
lll 文笔糟糕

他们总说Gabriel不是一个擅长藏心事的人。

换句话就是,他总把态度都写在脸上,就差用油性记号笔了。

对于这点,Gabriel一点儿都不认同。

Gabriel觉得、他自己的情绪藏得还是挺好的,虽然没有专业,至少也有个优秀奖。

到底是谁说那种"瞎子都看得出"的话的?先不说这是什么用了夸张修辞的病句,看人功夫还得多练。

他结束手头的记录工作,把白纸往桌子上一拍,然后拿起那个公司配备的、人手一个的陶瓷水杯抿了口白水。

…凉的、没有任何味道。

Gabriel忽然想到,曾经有谁把这个杯子冒冒失失地弄倒过,半张桌子包括文件霎时遭殃,导致他那天和那个倒霉蛋一起加班了半天。

他没做任何表率,一边补完工作一边帮对方订正纰漏,搞得人家罪恶感成倍增加,还被请吃了顿饭。

正当他少有沉浸在回忆里时。

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然后是力度刚好的敲门声。他知道是Eliya来了。

他们也总说Eliya很忙,不知道在忙什么,如同年终假都可以不要的程度。

…她像工蚁,还是工蜂?Eliya总在踩出那串急促的信号,最后都成为了她的代表。

所以Gabriel赞同了这个观点。说这话的人把大家的想法统合了。

"嗨,Gabriel。"

Eliya在他的桌面放下一摞转交记录,顺便对他打了个招呼。

她看上去没有任何留恋或者停滞的想法,又想动身前往下一个地方。Gabriel用余光暼过去,似乎看出一丝疲色——

呃…还是失落?

如果是这样,他都能猜到发生了什么。

"这次我没把水杯弄翻啦。辛苦了。"

Eliya把自己肩头垂下的一束棕色长发拨到耳后,努了努嘴,声音压低,又添上一句。

"这次我也没拿到授权…好吧…我知道。但是他们至少……对不对?…"

Gabriel暗道猜得全对。他搜肠刮肚,试图抠出几句能安慰人的话来。

他抬头那一刻,正对上Eliya的双目。

Gabriel愣住了。那是双怎样的眼睛啊。

闪耀着光辉,比琥珀还要透彻。把棱锥刺进去,把外壳剥掉,就可以轻易破坏掉。如此这般,里边明显地装满了某种哽在喉头呼之欲出的情绪——

看到这双眼睛时,劝阻的心情也是哽在喉头。最后默默的咽肚子里回去。最后,消失得一干二净。

Eliya在做什么,Eliya想做什么,他是知道的。在这个地方,他又能说什么,他又能做什么?

…以她的权限根本什么也接触不到不是吗。她的欲望又能成就什么?

他就那样硬生生的,把想说的话都憋了回去。

所以…

"所以Eliya,你的观察记录报告怎么样了?"

"呀!说得对Gabriel。抱歉,先前的请你全忘了吧?…我要走了!回见!"

Eliya轻而易举地被他的话题带跑,并且记起来了她的本分工作。

——她匆匆忙忙地顺了两把头发,就权当整理了。抱稳了那个有点旧的记事本,踏着属于她的信号声朝走廊去了。

——忽然她回头。

"对了,我之前进来的时候你怎么笑得这么开心?有什么好事的话我挺乐意听的。"

还附上了一个足以让太阳失去光彩的笑容。

Gabriel没有作答,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是什么样。目送白色的身影消失在走廊那边后,他端起水杯试着掩饰自己的窘态。

好像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他念叨。

像携带病毒的蒲公英。逐渐突破着这具躯体,开始散播,在内里颇深之处生根发芽。

…是被谁刚刚偷偷放了方糖吗?这杯水甜得有些腻了。

他隐藏着那些心知肚明的话。

她也只字不提那些不属于范围内的计划。

这样才是完美的一天,对不对?

一旦有什么转机,一旦从预定外的地方突破就会碎裂消逝。

是象牙白塔上装满那些歌谣,随时面临崩裂瓦解的、玻璃般晶莹剔透的棱柱。

所以…谁都不会去戳破这层纸。

保持这样就是最好了,对不对?

评论(2)
热度(29)

© 纵横无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