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无尽

你发现了一个——…

[EEAP]也是摸鱼

-现代、医患前提设定。
-注意身体啊,AP先生。
-1k左右的小段子

「那么,还是老样子先让我听听心跳——」

Apostasia低下头,把散落在肩前的发束全都拨到身后去。十指并用,几下就把将T恤拉起来,露出胸膛。当听诊器那块冰凉的圆形贴至其上时,他还是反射性缩了缩。

坐在他面前的主治医生——ErbluhenEmotion一阵失笑。反应过来又一副抱歉的样子、这回倒是仔仔细细开始履行医生的职责了。

不久后,带着Apostasia体温的胸件被抬起,又按到了不远处。

——好烫。

被ErbluhenEmotion的指尖,手心,甚至是诊器碰过的地方,今天也在隐隐作热。——这是一团不明不白的火焰,燃烧在Apostasia的心底。带着抗拒不可近的气势,把试图去窥探其中真实的存在、都燃烧殆尽。

Apostasia知道这是什么。又不知道这是什么。

想知道这是什么,也不想知道这是什么。

说到底,这种仅仅在乙女小说游戏里才能出现的“小鹿砰砰”“心动心动”的描写,怎么可能出现在自己这个男性身上。他挪开了视线,死死盯住那边的盆栽。最后干脆闭上眼——

——但这显然是错误的举措。

封上视觉,感官会异常清晰。随着ErbluhenEmotion的动作、越来越热了。

——好烫。

根本就是要把胸膛、内脏、甚至是他和ErbluhenEmotion都燃烧起来,融化汇在一起的样子。

怎么说这份爱慕也来得莫名其妙,Apostasia更希望是吊桥效应。但这里既没有吊桥,也没有摩天轮。ErbluhenEmotion是如何投放下一块石头、让他内心紊乱、波澜四起的,他也不去想了。这份情感的附加作用大概就是如此——

——好烫。

「嗯。和昨天比起来没什么大问题…那、今天也照样开副药吧。要记得吃噢——一定要记得按时吃噢。真是的。Apostasia总是忘记按时吃药的典型反面教材啊。」

ErbluhenEmotion写着医嘱,又停下笔用笔头轻轻敲了敲正在把衣服放下去的Apostasia的头。

「这样不担心自己的身体、我也会生气的噢。」

——好烫。

于是这团不明不白的火烧得越加旺盛。灼烧他的内脏、融化开胸膛,运势跳出来、大张旗鼓地宣誓存在。沿着脊椎骨向上,一路唱起烈火之歌,终于烧断了紧绷着的那根神经线。

似乎是要将冰川融化为一滩温水,以这样的气度——Apostasia却又小心翼翼地,询问出,

「ErbluhenEmotion医生。」

「嗯?」

「等你下班了,能一起去喝杯咖啡吗…?」

被拒绝也可以的。

这份彻骨的冰水会彻底浇灭火焰的吧。

从头到脚,冷得如坠冰窟。

Apostasia像是准备接受什么的审判般。

「当然可以啦?」

他猛地抬头。

「不如说是我的荣幸…♪」

背光的ErbluhenEmotion笑得自然而开朗,他好似遇到了什么惊喜一样,快要从身躯里洋溢而出的情感使透过窗子打进来的、温柔的阳光一并同化了。连飞舞着的粉尘都在跃动。他周围的领域都是弥漫了阳光的色彩的,然后变作绚烂温暖的光景。

Apostasia屏住了呼吸。

——好烫。

评论
热度(8)

© 纵横无尽 | Powered by LOFTER